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奇妙情愫
奇妙情愫
毕业后无意中帮助了一个女孩子,是一个大学的毕业生,叫吕彤她很开朗,也很阳光,大大的眼睛仿佛要让你深陷进去
  周末我们一起约去附近的景区游玩,我以为她会自己,结果她带了个女生一起来,长的还算可以身材偏瘦不是很高,倒是很小鸟依人的,叫王薇薇。
  我们一起在景区吃野餐,期间王薇薇接着不知道是什么人打开的电话,每个电话接的都很暧昧。我问吕彤毕业打算做什么,她说她要去北京发展。这个城市对她来说,太小了。
  我们玩的有点晚,就在景区附近住下了,没有回到市区。结果只有一个标间了,我们很自然的住在了一起,我和吕彤躺在一张床上,在聊着天南海北,说着自己的精力,而王薇薇时不时的插句话。
  其实和吕彤躺在一起时,我就很鸡动了。因为吕彤的乳房实在是太吸引我了,高高挺挺的,躺在那里我时不时可以看见她丰满的乳房和深幽的乳沟。
  我开始触摸她,她一点也没有做作的推脱,还指引着我的手,脱下了她的内衣,我俩看王薇薇好像睡着了,小心的盖上被子,被子下边我的手自由的抚摸着吕彤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的皮肤很好,摸着很是舒服,我一只手根本握不住她的一个乳房。我开玩笑的问她,「咋长这么大呢?」吕彤很大方的回答,「就是被你这样的色狼摸得呗。」我放肆的揉捏着她的乳房,摸了十来分钟,吕彤忽然和我说,「你顾上不顾下啊。」我才意会到自己过分迷恋这对大乳了。开始向她的下身进攻,由于她穿的是牛仔裤,费了点劲才给扒下来,她的内裤倒是很性感,蕾丝的,手感很好。
  我开始抠弄着她的小穴,没有以前遇见女生的那么嫩,阴唇感觉稍大了点。
  我把手指插进了吕彤的小穴,结果慢慢的进进出出着,结果吕彤抓着我的手示意快点。我便伸进了两根手指,快速的抽插着。吕彤还在我耳边动情小声的说,「不要停啊,好舒服啊。」由于怕惊醒了王薇薇,我不能动作太大,反而吕彤倒是很大方。我开始脱光自己的衣服,趴在了吕彤身上,慢慢的把阴茎插入了吕彤的小穴。吕彤很是受用,深深的呼吸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呻吟声。我也小心的干着她的小穴。
  感觉真是爽,不是很嫩,但那里面的阴道壁可以感觉到清晰的摩擦着阴茎的敏感部位,也许是太紧张的原因,我竟然干了二十多分钟都没射出来。后来吕彤趴在了床上,让我从后面干她。我趴在她的脊背上,头发的香味让我感觉很是舒服,开始从后面干,总感觉阴茎插入得不是很深,故意使劲向下干着她的蜜穴,吕彤一直处于哼唧的状态。
  这时王薇薇的电话响了,弄的我趴在吕彤身上紧张的一动不动。这时王薇薇接起了电话,原来她有个朋友也在这个度假区过周末,问她在哪,她说了在这度假区里,结果那人要过来,说他那边人多,没意思。王薇薇问我们,「可以让我的朋友来吗」。
  我和吕彤几乎异口同声尴尬的说,「好,好啊。」我俩中止了性交,都穿上了内衣。过了十多分钟,就有人敲门了。进来了两个男人,王薇薇就穿着内衣去给他们开门,并让他们到自己的床上坐。我和吕彤象征性的和他们打了招呼,便假装睡觉了。都是侧躺,我又把一直坚硬的阴茎塞入了吕彤温暖的小穴,只是一直没有动,偶尔蠕动下。
  王薇薇在床上用被子盖着自己,两个男人听说话一个叫刘磊,一个叫毛峰。
  我不时的看着床的那侧,屋子里没有开灯,透着外面的光,我看见刘磊的手一只在薇薇的被子里动呢,而毛峰在旁边也把手伸进了被子里。
  薇薇则是很大方的坐在那里,任由二人的手在被子底下对她进行非礼。不一会,刘磊从被子里抽出了薇薇的内裤,「妹子,你流水了」。
  「讨厌你,过来就调戏人家,你一直在被子底下这么摸人家最敏感的地方,能不出水水吗」。薇薇小声说。
  这时毛峰说,「妹子的皮肤真光滑啊,大腿根的肉可嫩了啊」。
  「两个流氓,你们就知道欺负我」。
  这时刘磊开始爬到了床上,解开了薇薇的内衣,薇薇的乳房也不小,白白嫩嫩的,刘磊开始玩着薇薇的乳房,而毛峰则把脑袋伸到了薇薇的胯下,好像在用舌头舔弄着薇薇的阴唇和阴蒂。不一会薇薇就呻吟出来。
  「啊···」,薇薇舒服的一声长叹,小逼里流出了很多水水,毛峰开始用一根手指伸进薇薇温暖的阴道里搅弄。薇薇马上又呻吟起来,「再深一点,啊···好舒服啊···毛峰哥哥弄的我好爽啊···啊···」。
  原先还在被窝里鬼鬼祟祟的我和吕彤,看见薇薇如此开放的和两个男人在玩着性爱的游戏,觉得自己都OUT了,88年,应该接近90后了,所以比我们更疯狂吧。
  刘磊一直在搓弄着薇薇白嫩的奶子,还时不时的把怒涨的鸡巴塞进薇薇的小嘴里抽动,薇薇一边被毛峰玩着小穴。小嘴一边唆弄着刘磊的鸡巴。毛峰的手上都是薇薇的淫水了,他也实在忍不住了,抓起薇薇的双腿,开始用鸡巴塞进了薇薇早已泛滥的小穴中。
  鸡巴刚伸进小穴一半,薇薇就开始淫荡的呻吟了,「还是这个大,还是这个舒服,啊···毛峰哥哥···使劲的插人家吧···啊···」。
  我和吕彤看着眼前的3P游戏,我的鸡巴也不禁在吕彤温暖的阴道中快速蠕动,吕彤的阴道的淫水都把我的鸡巴毛打湿了,看来这个美女的淫欲也不浅啊。
  我小声的在吕彤的耳边说,「你比薇薇漂亮多了,你的小逼是又热又嫩又滑的,好舒服啊」。
  吕彤娇喘着说,「舒服,你就多插会,人家那里需要你多爱会啊···啊···你的龟头好大啊···刮得···好舒服啊···啊···」。
  那边薇薇跪趴在那张单人床上,毛峰快速的从后面干着她的嫩穴,刘磊在前面享受着薇薇的口交。双手还时不时的揉捏着薇薇的奶子,当被薇薇舔的鸡巴狠舒服的时候,刘磊捏薇薇奶子的手也加大了力度,薇薇的奶子被捏出红印了都。
  毛峰快速的抽动着,忽然速度史无前例的快,然后抱紧薇薇的小穴,一股滚烫的精液快速的射入了美女的小穴。毛峰长叹一声。薇薇也哼哼唧唧的说,「好烫啊···好舒服啊···」。
  这时刘磊也快速的挺动着在薇薇嘴里的阴茎,忽然按住薇薇的脑袋,一股脑的把精液都射进了薇薇的嘴里,「射在嘴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爽」!
  薇薇含着精液,是想吐出去还是咽下去的时候,最后还是咽了下去。刘磊说道,「这就对了嘛,高蛋白啊」。射精后的两人抱着一丝不挂的薇薇在单人床上拥挤着,手也不老实,还在玩弄着薇薇的乳房和小穴,这个晚上,他们三个又干了一次才睡觉。
  而我也两次把精液射在吕彤温暖的小逼里。那种感觉,至今都难忘啊。
  后来吕彤去了北京,换了电话,我还往她家里打电话找过她,可惜她家人没告诉我她的电话。要是能再和她干一次就好了。
  她是我在这个为之奋斗的城市里,第一个女人,其实我动了感情。我就是这样,每次都以玩玩的心态开始,但每次都动了感情,每个人离开我时,留下的都是我的些许思念。
  听着阿杜的《离别》,其中酸楚的味道,经常绕上心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