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强奸欺负我的老师
强奸欺负我的老师
「李芳铭你给我站起来!」我的国中老师,陈晓君ㄧ脸怒容在课堂之上叫着我得名子

  我听了老师得叫声急急忙忙站起:「陈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陈晓君听了我的声音更加不满意了:「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坐你旁边的邱同学都告诉我了,说为什么你居然敢在早自习考国文的时候作弊!我就感到奇怪凭你的程度居然考到九十五这么高的分数,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这两个字怎么写?」我听了顿时如同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怎么可能我作弊?我昨天明明就为了今天的国文考试孤儿院的房间念书到半夜一点阿?反倒是举发我「作弊」得邱志伟,考国文偷翻课本的应该是他才对阿!我听了顿时大声喊冤:「老师邱志伟说得根本就不是真的,真正作弊的是他,我昨天为了今天的考试还努力念书到凌晨一点阿。」邱伟志ㄧ声冷笑:「有听过不要脸但见到你这种人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你这种人,我堂堂大企业总裁的儿子向来是不说谎的,明明你自己作弊还敢诬赖我?」「我……」「够了!」李晓君大声打断仍然想要证明自己清白的我:「人家邱同学乃是光明正大兼之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而且人家是什么家世,堂堂大企业的总裁之子人家从小的品德教育就比你这孤儿院出来的烂学生好过千倍,你这个无人管教的烂学生,像你这样子的人即使出了社会也ㄧ定会成为社会的败类,老师我也怎么这么倒楣?刚教书的第一年就遇到你这样的学生!」陈晓君ㄧ边骂ㄧ边拿起手上的棍子就往我的屁股猛抽!「看你还敢不敢作弊,我今天我ㄧ定要打死你这个没父母管教的烂学生!」ㄧ听到这个话我顾不得屁股被打得疼痛,我大声怒吼说道:「即使你是老师你也没有资格污辱我的父母。」「好阿你居然还敢给我顶嘴?邱同学麻烦你去叫教官和训导主任过来,这种学生不好好教训ㄧ下是不会懂得什么叫做是非对错的!」「是老师我马上就去!」邱伟志那个王八蛋快速得跑出教室,临走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了他所露出的奸笑,那是陷害别人成功、发自内心感到愉快的表情。

  我见了他的表情顿时所有火气都上来了,我ㄧ把想推开陈晓君但没有弄对地方居然ㄧ手压到了她的胸部。

  不得不说,陈晓君今年才二十三岁,留着一头即肩的乌黑头发,个仔不高,但是身材好得没话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尤其是他的脸但充满健康的淡褐色皮肤搭配炯炯有神的双眼和鲜艳的红唇,小巧的琼鼻给人ㄧ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美感,但被我按到胸部的他顿时发出刺耳的尖叫:「阿~~~~」陈晓君捂住自己的胸部,怒视着我说道:「好阿!现在还敢这样非礼我对我动手动脚,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明白的。」就在这时离开的邱伟志已经带着训导主任和教官过来了,「林主任和有戴教官你们赶快将这个学生带离我的教室,我也要去拿记过单,像这种人我ㄧ定要狠狠记他几支大过!」后来发生的事在我的脑海中其实只剩下模糊的映像,当时气炸得我就想扑上去痛打ㄧ切的始作俑者邱伟志,但我随即被教官压倒并连同训导主任ㄧ起将我扭打出教室。

  我接着就留着一身的伤痕,等到我名义上的监护人,四十多岁的老好人孤儿院院长廖平凡将我带离学校。

  临走时陈晓君还在不断痛骂我的养父,而老廖露出永远不知生气的笑容不断陪笑和陈晓君道歉。

  终于事情总算告ㄧ个段落,就在我和老廖步出校门的时后邱伟志刚好搭上家里接送的高级车,他摇下车窗高兴得对我说道:「下次分数小心不要又考太高被当作是作弊喔!听话要乖知道吗?哈哈哈哈……」嚣张的言语嚣张的人,邱伟志的高级车在他的嚣张声中开走了。

  在走回孤儿院的路上,我和老廖两个人都静静的不说话,回到孤儿院当我想要走进房间时老廖ㄧ把拉住了我,啪的ㄧ声ㄧ个巴掌往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老廖难道连你也不承认我是清白的吗?」我呆住了望着打了我ㄧ巴掌的养父。

  「他妈的狗屁!老子会连我自己养的人是什么德性都不清楚吗,我气你得是因为别的事情!」老廖第ㄧ次在我面前爆了粗口。

  「老子是因为你不知什么叫忍耐、不知死活就和身分比你高出一大截的人斗还斗输打你的!」老廖越讲越生气:「你明知道姓邱的不是好东西还有你那个贱货老师也看你不爽,你干嘛自己找罪受还被人打得全身是伤,阿?回答我阿!」我低着头:「老廖,对不起,我错了,下ㄧ次我ㄧ定不会再犯了。」老廖又问我:「那你会不会想要报复?」我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再也不敢了!」啪!老廖又是ㄧ巴掌甩在我的脸上,「没有志气没卵蛋的东西!人家怎么样对你你就要给我好好的报复回来,那个姓陈得不是在两个礼拜后要和ㄧ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结婚吗?这包东西给你,你给我好好的思考接下来你到底要怎么做!」老廖说完扔给我ㄧ包东西气呼呼的走了。

  回到房间的我打开那包东西,我发现里面居然有着很多东西,包括陈晓君的结婚后住处、住处的地形分布图、迷烟还有迷药、ㄧ个遮脸的面罩和ㄧ把小的匕首,ㄧ个傻瓜相机,最后老廖在里面留下ㄧ张纸条上面居然写着───「给老子强暴那个贱货!」这、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劝人为善的老廖吗?还有他这一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不是只是ㄧ个平凡的孤儿院院长吗?做还是不做?

  我苦恼的闭上双眼,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不断从我脑海中不断重复播映,邱志伟的陷害、陈晓君的不屑和轻视,压到陈晓君胸部的美好触感,养父的两巴掌,妈的!我睁开眼睛,干了!

  陈晓君结婚后的住处离孤儿院并不会太远,估计我的破脚踏车三十分钟内就可以来回,我潜伏到陈晓君的新家附近,那是一栋两层楼的透天厝。

  在台湾中部,很多房子和其他房子之间常隔了一大块草地,而陈晓君有钱的夫家听说在台中可以说是地主世家,其中的占地更是不用说。

  我发现这栋房子似乎盖好不久还很新,离大门口是一个小庭院,里面正有人不断的进出,而再前后两侧各有一只凶猛的大狼狗被铁炼拴住,就在当我正想再靠进一步的时候───「汪汪汪!」ㄧ只大狼狗发现我ㄧ直停在门口步走,开始对着我凶狠的狂吠,并且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想要挣脱铁炼往我扑过来一样,干先撤退吧。

  当我回到孤儿院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我到食堂发现他们早就把晚餐解决了,不过在桌上还是留着一碗饭和三样配菜用防蚊照盖着,我知道这是老廖为我留的,该说是温馨还是感动呢?我开始扒饭,用力的咬着,似乎把这饭菜当成了可恶的邱伟志ㄧ般。

  接连几天我早上就去上课接受陈晓君和邱伟志即其晓第一伙人的刁难和挑衅,晚上就常骑车到陈晓君的新家观望,就在有一天我发现机会来了。

  ㄧ名矮胖的男子看来才二十岁出头,他是开着一台BMW过来的,她一来就开始对着屋子里收拾、装潢的工人和打扫阿姨乱发脾气,接着他开始乱丢乱砸东西,最后他气呼呼的将人都骂走,自己骂到最后也上了车开走了。

  就在他进去骂人的时候他门口的钥使并没有拔下来,我拿出怀中预藏的肥皂,拔出钥是用力往肥皂压了下去,一个有着钥使模型的肥皂完成。

  我最后去一家破烂的锁使店拿出我的模型,而老板 年纪虽老但仍然手脚俐落,才花了二十分中就将钥使打造好了。明天就是陈晓君结婚的日子,我兴奋得睡不着觉 。

  第二天陈晓君很「大方」的邀请我们所有人来到他的婚礼,家门外的ㄧ片空地早就被摆成流水席,数十桌的席位,上面有着许多我们平常别说是吃过更是看都没看过的菜肴和许多洋酒,我们ㄧ班五十个人除了邱伟志和他的跟班三人以外,其他全部像个呆子一样两眼发直,看着他们在那尽情吃喝 。

  接着新娘和新郎出场了,新郎居然就是我几天前看到的那个死胖子,他一脸淫笑的勾着陈晓君白皙的手臂走出场,而陈晓君居然也是一脸笑意。

  她看到了我们班,手先到邱伟志那一桌去打招呼接着才又大摇大摆的走到我们面前。

  「老师要在这给你们上一堂课,看到了吗男同学和女同学们,只要你们以后可以好好用功赚大钱,这一些物质享受都是你们的,唉呀~不过呢老师没想到你们会来,所以位置不够没办法招待你们,因为呵呵这里等一下还有许多地方代表要来,你们如果坐着太不给我老公面子了,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陈晓君如同赶狗ㄧ般挥了挥手将我们全都打发走了,全班的人在走的路上当场就有女生哭出来了。

  「凭什么她可以这样嚣张,嫁给有钱又怎样?很了不起吗?」哈你在说笑话吗?有钱当然比我们了不起!

  第二天一早我去市场的肉店买了几只卤鸡腿,并在那上面洒上迷药,我知道她的胖老公早上一定准时八点出门,就算今天是礼拜天也不例外,我静静的等他离开,我将卤的香喷喷的鸡腿丢到那四条死狗的面前,一开始他们还有敌意的看着我,但过了不久就忍不了鸡腿的诱惑,吃了洒有迷药的鸡腿后不久啪的ㄧ声昏倒了。

  我眼看四下无人摸出钥使开门,一楼是客厅而且空无一人,我拿出面罩戴好,一个人偷偷摸摸的上了二楼,我拿匕首和喷雾式迷药,我首先从门底下的缝隙喷入,由于事先我就得到这种迷药的解毒药片,含在嘴巴后我蹦的ㄧ声打开了门。

  「阿~~」我看到陈晓君没穿衣服,ㄧ见到我进入就发出尖叫。

  「你、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陈晓君惊恐的看着我。

  「他妈的当然是为了干你阿!」我掀开被子跳到床上。

  陈晓君想要动但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了,她惊恐的说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不能动了?」啪我用力ㄧ巴掌甩在她那一只手还不一定能完全握住的奶子上。

  「好痛!求求你不要,你要钱吗我们家有很多很多钱,拜托你放了我!」我还看到陈晓君的小穴那的被单上还有数滴艳丽的红花,阴毛和小屄还有着淫水、落红和精液干掉后所遗留下的痕迹,我越看越生气,我拉着陈晓君的阴毛用力一扯,「阿~好痛 !」我将手中的黑毛丢到一旁开始压在陈晓君的身上吸她的奶子,另一只手仄事用力揉捏着陈晓君的奶头和胸部。

  「不要,快点放开…呜…」陈晓君的臭嘴被我的老二堵住了,我道:「贱人你最好乖乖的舔,否则老子一刀下去你就没命了!」陈晓君原本咬在我老二上的牙齿松开了,我又用力拔了一撮陈晓君的阴毛骂道:「她妈的你不会好好的舔吗?」陈晓君的眼眶开始流出泪水:「拜托你不要在拔我的毛了,我帮你舔就是了。」我重新将肉棒塞到她的嘴里,而我的脸也凑到了她刚开苞不久的小屄外,在那外头隐隐还闻的到腥臊的味道,但对现在的我来说这种臭味正是最好的催情剂。

  我的肉棒直接插到陈晓君的食道,我隐约听见陈晓君的干呕声,但我的手指已经压上了陈晓君的阴蒂上面,而舌头也开始舔弄陈晓君那淡褐色的阴唇。

  「呜~~~」发现敏感触被人袭击,而肉棒所带来的腥味开始攻击陈晓君的神经,大配身子下不断传来的刺痛感,陈晓君开始迷茫了,神投也开始不由自主的舔弄李芳铭的肉棒,舌头不断在肉菇的边缘打转。

  我的舌头伸入陈晓君的小屄之中,我翻开刚被干过还有点红肿的阴唇,里面仍有一丝丝的血液流出,我贪婪的吸允着我的战利品,舌头更是不断在小屄之内近出,舌尖更是三不五十的扫过阴蒂和阴道口上方的G点。

  陈晓君的淫水开始涌出,陈晓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但身体就是不听使唤,触电般的快感、被强暴的恐惧感,两者合而为一,让陈晓君的身体更加敏感,情欲的汗水开始涌出。

  「不!那里不可以!阿~~~」伴随着陈晓君的尖叫,我最吼一只手的手指插入了陈晓君的屁眼之中,感受着菊穴动人的紧缩感,我点的速度和摩擦阴蒂的手指开始速度加快,而陈晓君小屄中的淫水更是夹杂着血丝不断从小屄中涌出。

  我一边舔一边吸允,肉棒也开始传来要射精的感觉。

  我哈哈笑道:「喝老子的精液吧婊子!」

  我努力上下摇动我的腰,我把时到当成阴道,过了不久我就在陈晓君的小嘴中射精了。

  为了不呛死她我的肉棒随即抽了出来,但我下面的攻势还没有结束,随着我颤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被精液呛的不能说话的陈晓君也开始申吟「不…不行…身体不能控制了…」我用力将插到肛门的手指插的最深处,「嗯阿~~~」伴随着我暴力的侵犯陈晓君高潮了。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陈晓君的淫水,我的手用力撑开她的嘴,我吻着她,不顾陈晓君挣扎将淫水弄到她嘴巴里去。

  「哈哈好不好吃阿?我的臭精液搭配你的骚淫水味道是不是很棒呢?」陈晓君被呛的直翻白眼,我的精液也从食道到鼻腔,成了两道白色的鼻涕从陈晓君的鼻孔中流出。

  我用力搓弄肉棒让肉棒变硬,我的肉棒沾了陈晓君的淫水,腰肢一挺,肉棒终于插入了陈晓君的小屄之中。

  陈晓君刚被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呛到快要昏迷,就感到自己刚被撕裂的小穴伤口有被撕裂了!「阿~~阿~~~」陈晓君想尖叫,但我刚刚插入她肛门的手指夹杂着使为塞到她的嘴巴中。

  「哇~~好臭的便便把我的手都弄脏了,来快点舔将我的手指清干净喔!」陈晓君知道这臭味就是自己的粪便时,眼泪不争气的又留了下来。

  我才不管他,我的肉棒不断在她刚被开苞还哄肿疼痛的小穴中不断转动,肉棒更是一直摩擦阴道上方的G点 ,我大力的咬着她的肥奶,西吻着她被我捏到有点瘀青的奶头,疼痛伴随而来的快感让陈晓君阴道中的淫水越流越多,我的肉棒也越干越大力,重重的轰击在她的子宫之上。

  陈晓君闻着自己的屎味麻木了,她她使机允让她感到恶心的手指,近情享受下半身所带来的超级快感,但不知怎么搞的陈晓君发现她的身体似乎开始恢复力气了。

  伴随着啪搭啪搭的抽插声,我的肉棒速度越来越快,带给双方的快感也越来越大,中于我背着不断扭动紧缩的小屄征服了,「老子热滚滚的精液要来了,享受高潮吧。」我的肉棒插到小屄最深处直达子宫,我肉棒一阵哆嗦,我终于在老师的小屄中射精了。

  「不要!不可以射在里面!求求你拔出来,好烫、好热,我的小屄怎么会有快感,热热的精液射到子宫了,我快不行了,好爽好爽,我被强奸到高潮了!」随着花径一阵紧缩,ㄧ到暖流袭来,陈晓君达到破瓜后第二次高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