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催眠少女
催眠少女
事情,是发生在午夜的一场网路讨论会。那时候,因为目前广泛使用的os正开放新版测试,所以我们这堆人自然也就会常聚集在一起讨论起来。只是讨论到後面,常常就会跑题。不知怎麽的,突然有人提到了关於「催眠」-虽然说实际上大多是在谈相关的情色文章或是情色游戏,不过我却不由自主地往另一个方面想。将催眠的技术应用在虚拟实境的话……?因为这样的动机,我开始狂找关於催眠的书籍资料。在花了一整个星期日的时间之後我发觉到,所谓的催眠,其实可以简化成「将资讯输入到潜意识」的一种动作。以前就有电影院将可乐的资讯安插在电影中,以数十秒分之一的速度在萤幕上「闪」一下,结果就让当时可乐的销量暴增百分之五十以上……姑且不论数据对不对,不过这个手段後来就被禁止了……。当然,我不会作得如此明显,而且这对我来说还只是理论阶段,还得作实验成功才行。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程度,才是一个骇客应该有的礼仪。(不过这只能管到有良心的,恶质的就只能请他们自求多福了。)而我身边唯一可以找到的实验对象……就只有我的青梅竹马了
  ----详细的程式写法与侵入方式我不方便在这里说明,总而言之我将程式藉由之前帮她修电脑时植入的後门程式放进去,然後藉由虚拟实境的启动时同时启动……之所以设定成这样,是因为虚拟实境本身就是个「催眠视觉」的程式,在相辅相成之下效果会更加地显着。当然,因为是实验,程式的植入必须分许多次进行-不过好在她对电脑是一知半解,而且加上我还是电脑专家(尤其是骇客方面),她对我说的话还真是深信不疑呢。而为防连我自己也中奖,除了程式码上有追加对特定人士的回避外,我自己戴的眼镜上也有做出回避措施。这样在往後使用虚拟实境学习时,才不会出状况。然後,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之後的某个晚上……。
         正当我在二楼的寝室处理着安全漏洞的报告时,窗户传来了轻轻的敲打声。我停下敲键盘的手:「怎麽又从窗户进来啊?」「唉唷,这样比较快嘛。」随着声音,短发的少女穿着便服从打开的窗户爬进来-是真名:「还在忙电脑啊?」「不忙没钱可以赚啊,我又不像你,父母都在家。」我的父母在去年就移民到美国了,我是因为还有高中要读才没有跟着被踢过去。「唉呀,我现在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啊,你忘了我爸妈上个月才出差,起码要年底才会有回来的时候吗?」真名一边说,一边大力地坐在沙发上-随着身体的动作,我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胸部在衣服内剧烈起伏着。她并没有穿内衣。
  「好啦,今天又要借什麽漫画?嗯?」她会爬窗户到我房间,通常也只是借漫画回去看而已。「嗯,不过我想看看再回去,可以吗?」她一边说,一边从我旁边的书柜里拿出一本漫画,就坐在我的床上看起来了。不过她拿的漫画……是成人漫画。我将椅子反过来作,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心情,看着接下来的演变。不出我所料地,才经过五分钟多,她的脸颊就出现了红潮,胸口有着明显的起伏;再过几分钟,她就空出一只手开始不规矩地,隔着衣服在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胸部摸够了,手指便往下移动,拉开了牛仔裤的拉链,露出了粉红色的私处,然後就用手指不断地在小红豆与私处之间游移着。她连内裤都没有穿。「啊……嗯……喔……嗯……」她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加快手指移动的速度,私处也开始渗出透明的液体,甚至滴落了床单,在床单上出现了水痕。半小时後,她突然弓起身体,全身像是抽筋般地僵直後,就整个人靠墙摊在床上喘着气,显然是达到了高潮。「你最近常常自慰吗?」我语带好奇(其实是明知故问)地问道。「嗯,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这一个月心血来潮就常常自己来……」喘着气,她显然没发觉到自己竟然在我的面前自慰。「很舒服吧?」「嗯,是很舒服,不过我想要更舒服一点……」她指了指手上的情色漫画:「老是自慰都腻了,让我尝一下做爱的感觉好不好?反正你是男的嘛……」她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拨动着自己的私处,一副诱惑我的模样。「要我帮忙可以,不过你总得做点表示吧?」「唉唷,真小气……」她一边嘟囔着,一边起身走了过来;而我也将椅子坐正,就这样看着她拉开我裤档的拉链,将我那已经涨的过火的分身拿出来:「唉呀,还真大呢……」她赞叹完後,便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分身,虽然生疏,不过对於还是第一次的我,远比自己自慰还要冲击着我的感官。
  结果令人泄气地,才三分钟我就将精液喷在她的脸上。「嗯……有点腥,不过还满好吃的……」不在意自己的脸和衣服都被精液溅到,她品嚐着我的精液,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在她把脸上的精液都舔完後,又回过头继续舔着我的分身,直到我的分身又再度坚硬起来为止:「唉呀,和漫画上说的一样耶……」赞叹完後,她便把牛仔裤脱掉,露出了有着些许阴毛的私处。她正想连上衣也一起脱掉,我连忙制止:「就这样上来吧。」「嗯,好啊。」对於我的提议,她显然十分同意-她轻握住我的分身,双脚一跨坐在我的身上,将分身对准她自己的私处後,就将屁股慢慢往下沈,让我的分身钻进她的体内。「呜……」毕竟是第一次,在我的分身钻进她的私处时,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些许的鲜血从交合处渗出些许-这是她还是处女的证明。直到她整个屁股坐在我身上,让我的分身进入了一个紧到会让我打咿索的温热的洞後,她才松了一口气:「哈、哈……没想到还真有点痛……不过现在应该没问题了。」「辛苦你了。」我擦掉她因为疼痛而漏出来的眼泪後,就用吻来安慰她-而她也十分高兴地,用更激烈的舌吻来回应我的安慰。而随着下体开苞时疼痛的逐渐消失,她的屁股也开始扭动着。「想要了?」我离开她的嘴唇,问道。「别、别问了啦,快点……快点赐与人家快乐……」她开始恳求我,屁股也开始时而上下,时而左右摇摆动着。「那,自己动吧。」「喔、嗯……」听到了我的话,她开始尝试将屁股大幅度地上下动着-显然刺激太大的关系,她每动一次身体就会直颤抖好几次:「啊啊……好棒……身体……停不下来了……啊……阿明,早知道我就早点找你了……」我没继续说话,只是拉起她的衣服,让没有胸罩保护的胸部露出来,并用双手玩弄着。「啊啊……阿明,胸部、胸部好舒服……」她紧抓着我的肩膀,屁股不断地起起落落。「以後你就常常来让我玩吧……」「嗯,好啊,我要给你玩、我要让你玩……」在接近高潮的冲击之中,她只能盲目地回应我的要求。兴致一来,我抱起了她,将她放倒在床上。在我开始抱住她的脚猛力冲刺时,她也高兴地双手撑着床,不断地用屁股来回应我的冲刺。
  在几近半小时的肉搏战後,我和她几乎同时间大叫着,在她全身僵直的同时,我也在她体内放出了我的第二发精液。在极度的疲累之中,我和她互拥,沈沈睡去。--张开双眼,就看见她那安稳的睡脸。看来这一个月的渐进式催眠相当有效果,让她能够完全无视於贞操的观念,就这样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