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友露露
女友露露
那是我后桌的女生,叫露露。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喜欢到忘记一切,对她的喜欢中不参杂一丝“性”的因素,不过初恋大都是美丽而短暂的,现实也往往是残酷的。高中三年我一直是一个单身,而露露,有着自己的男朋友
  到了大学,我和露露成为了临校的同学,这时我已经没有了高中时的呆傻气质,相比过去,我成熟了不少,也做上了学生会的干部,再次遇到她是在我生日那天,我第一次带女生去吃饭,那个女生就是露露。聊天过程中我得知她已经不是处女,在她不到18岁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给了那个高中男朋友,毕业以后两人各奔东西,然后她就遇上了我。我那时应该算是个比较传统的男人吧。得知她在未满18岁就失身于人的时候,我感觉到胸口的绞痛。我不知是在恨谁,恨那个男朋友始乱终弃、恨露露不知洁身自爱,或者,我只是恨自己的懦弱,如果当初下狠心追到露露,也许情况会好很多。那晚我一夜没睡,给她发了一个信息,想让她做我的女朋友,这一次,我成功了。第一次的肉体接触是在露露的家,我在她的卧室,闻着床上散发出的体香,慢慢的把舌头探入她的双唇,舔着她的牙齿,一分钟后,露露放弃了抵抗,伸出舌头和我交织在一起。
  原来品尝一个女人的舌头是如此美妙的事情,我感觉到全身的热血上涌,胯下的兄弟也正不断地冲撞我的牛仔裤,但是还太早,我还要仔细看看这朝思暮想的胴体。我用手抚摸露露的腰,慢慢的滑进她的上衣里,然后不断向上,知道抓住那两颗柔软的果实,她没有带胸罩,来不及多想,我撩开了她的上衣,激动地看着她的奶子。很美丽,很柔软,不是很大,乳头还没有勃起。我一口含住那暗粉色的乳头,用舌头去舔,用嘴去吸,用手指去捏揉,我大口的吃着,露露也很激动,不断地轻声呻吟,仿佛是一种抽泣的声音。我突然想到,这乳头不仅我在吃,她高中的男朋友也数次品尝过,想到这里,我不知是出于报复心理还是出于嫉妒,开始用力吸啦露露的乳头。“啊!”露露吃痛叫了一声:“轻一点……”
我没有理会她,听别人说,女人的乳头被吸得时间越长就会越大。我想把她的乳头吸得更大,因为她是我的。在我用力的吮吸下,露露的下体开始流出淫液,内裤湿了一块。我边吸乳头边用手指去玩她的阴唇,等我把乳头从我的嘴里放出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乳头已经像葡萄一样了,硬硬地立了起来,乳尖上的小坑清晰的显露着,露露双眼迷离,樱唇娇喘,两腮红晕,阴唇温热而湿滑,她已经动情了。她摸着我的脸,动情的看着我,突然,她猛地一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接着疯狂的在我的耳朵、脖子上亲吻着,她的舌头简直就是条淘气的小蛇。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生的如此待遇,身体立刻激动地僵硬发抖,不断地抽搐。露露感觉到了我的激动,她笑眼看着我,好像很得意,一边舔我的身体,一边用他的呻吟声刺激着我,她骑坐在我的身上,下体隔着裤子不断摩擦我的阴茎,我快要射了!露露亲着亲着,慢慢的用手解开了我衬衫的扣子。毕竟是经历过人事的女人,所有的动作都直击男性的弱点,她刚刚揭开我的扣子,小嘴便含住了我的乳头。“啊!啊!”这次轮到我大叫了,在过去手淫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幻想乳头被女人品尝时的感觉,这次我真的体会到了,露露用嘴含着我的乳头,牙齿在乳头四周刮着我的肌肤,小舌头在乳头上不断地打转,有时快的像条小泥鳅,有时慢慢的舔,发出“吱吱”的声音,好像是在品尝我乳头的味道,这实在是太舒服了!上面舔着我的乳头,露露的手早已经解开我的腰带,把我的外裤内裤一起扒下来。她的手握着我的鸡巴,上下撸动。说实话,第一次与女生做爱我并没有太多的准备,如果能给我时间洗个澡,我应该会把龟头清理下,毕竟夏天出汗,龟头的气味比较刺鼻。我猜露露在套弄我的鸡巴的时候一定闻到了味道,不过她好像并没有在意,反而把小嘴往下探,在我的大腿内侧吸舔,慢慢的,她亲到了我的阴茎上。这时我用手扶住了她的头,露露停了下来。“露露,你这是……”其实我很希望有一天能享受到露露给我口交,但我没想到露露第一次就如此主动,这不禁使我猜测她是否也曾吃过别人的鸡巴。露露两只眼睛看着我,她的眼神我至今不懂,好似诉说,好似无耐,好似哀求……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露露知道我很在意她的过去,也许从一开始她在我面前就有一种自卑感。也许她只是在尽力的让我快乐,让我更喜欢她,对此我没有在说什么。我用手扶着勃起的阴茎,把龟头按在露露的嘴唇上,左右的摩擦,露露闭上眼睛抬着头感受着龟头的润滑。我把鸡巴在她的脸上不断地摩擦,露露的嘴唇、鼻子、下巴上都被鸡巴打湿,分不出是龟头分泌物还是露露的口水。在我的摩擦下,露露慢慢的张开嘴、伸出舌头也,我把鸡巴横在露露的舌头上摩擦了几下,随之将龟头按进露露的嘴里。双手把着露露的脸,我的鸡巴在露露的嘴里做着活塞运动,或是上下搅动,露露的脸被鸡巴顶的变形,就在露露把我的鸡巴含到最深处的时候,我突然抽了出来,带出了露露的口水,然后粗暴的把露露推到,露露已经明白了,倒下后主动分开双腿等着我插入。此刻我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表现,把鸡巴扶正后对准露露的阴道入口“噗”的一生插了进去!在我插进去的时候,露露近乎从床上跳起来,她张大眼睛和嘴巴,却说不出话,一开口就已经是呻吟声了“啊!啊!啊!……”
  实在是太舒服了,露露的阴道里温暖而湿滑,在把鸡巴全根插入的时候,我的龟头甚至可以碰到露露的宫颈头。我扶着露露的一条腿,亲着她的脚丫,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乳头,露露大声呻吟,一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一手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搓。我抓起露露的一只手,把她的手指含在嘴里再拿出来,然后把粘着我唾液的手放在露露的乳房上,露露明白了我的意思,把我的唾液涂在自己的乳头上,然后用手指玩自己的乳头,乳头亮亮的,红红的,没有比这更美的画面了。
  第一次以处男之身去插入女人的身体,我并没有坚持太久,20多分钟后我把精油洒进露露的身体里。激情过后,我们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我左手搂着露露,抚摸着她那有红肿的乳头,右手掐着烟,嘴里吞云吐雾。露露脸庞红晕暗笑看着我,左手在我的乳头周围打转,是不是的亲下我的前胸,然后附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爱你……”我没有说话,左手扶着露露的脸蛋,吻向她的嘴,也许是高潮未过,在我的亲吻下露露再次发出呻吟。一吻过后露露淘气的舔了下我的嘴,笑着说:“你现在是不是最害怕我说我还要啊?”我怜爱地摸着她的脸:“你说我会怕吗?”露露一愣,一脸惊讶的表情,然后她就开始大声呻吟,我在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再一次按倒她,分开她的腿,这一次,我吻向她的花园。那小阴唇还很滑,阴核颤抖着,露露发疯似的推着我的头,不过她力气太小“啊!流氓……啊!不要…不要……啊!啊!……好爽啊!”我亲着她的阴部,捏着她的乳头,露露在床上扭动着身体,抚摸着自己“老公,我爱你!我爱你!啊!啊!……”
  那一夜,我们彻夜未眠,一直交织在一起。过去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两年后,露露出国留学,又过了一年,露露回国了。我们仍旧在一起做爱,她吃着我的鸡巴,舔着我的肛门,我在她的阴道,脸上,乳房上,甚至屁眼里都留下过精液。但爱有时就是这样,爱情离不开“性”的加温,也不能依赖“性”,过度的放纵总是会带来平静后的空虚,我和露露在性上达成了一致,而在爱上却偏离了太原。我没有考虑如何给一个女人未来,也没有走出露露不是处女的阴影。或许读者会认为我是个胆小鬼,无法全盘接受一个女人,却要染指这个女人。但我却想告诉人们,爱和性,都是双向的,没有孰对孰错,脱光彼此的衣服,我们除了性,什么都不会想,精液留下床笫,我们只剩下满身的疲惫,过去,我们因爱而性,现在,我们却连性都会感到疲惫。而这一切都源于我们不懂爱、不懂性。露露是第一个给我女性独有温柔的女人,我会一辈子记住她。
  【完】